欣语-白萝卜

每次都在期待着打开电脑

嗯嗯,有很多社交网站!
嗯嗯,有很多粮!
嗯嗯,或许主动一下可以跟喜欢的太太交上朋友(然后让她产粮(不))!


然后呢,刷着刷着lofter,几乎没有自己的坑
而太太们都有朋友似乎并不缺自己一个

看着太太的推荐,有人过生日了!
去祝福一下吧…

然而评论却有一串串的生日快乐,
或许并不缺自己一个人吧?

打开LOFTER,关掉LOFTER

社交网站似乎都没有了
我有什么?印象中自己拥有着很多,

但细数起来却发现几乎没有。



想要跟谁说说话,
但又不知从何聊起,
最后只是漫长的等待看着聊天记录上的时间逐渐推进。

几分钟前,几天前,星期几,几月几日,20xx年。

是啊,时间就是这么神奇的东西





一个人的房间,

内心有种恐惧

电脑在手里却不想放歌,也不想摸鱼

因为

恐惧。




害怕孤单,却又没有权利去寻求他人的温暖

因为不够。

不够。

屯 大概不会有后续了尽管我非常想画大灰狼楠

我发现我似乎没有喜欢的人
除了楠

我喜欢上一只小浣熊了

rocket也太可爱太帅气太痞了吧!!!!!!!!!我爱啊!!!!!!!好攻啊!!!!!!!!






前几个星期还在吼着要嫁给金刚…。

【无题】

-晚上的时候容易惆怅,想写点东西
-霍格沃茨柴企,让我沉迷在魔法里吧
-楠←白中心,文笔辣鸡,剧情莫名其妙只是感怀一些事
-因为不知道楠讨不讨厌我就没有写结尾,但结尾也有象征着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的
-如果↑都OK就请↓!

欣白她知道她已经暴露了。

从他对她说话的语气,从他们之间的距离,从他的举止投足,她就已经彻彻底底地——

输了。

她曾经试图过掌握主权,就想过去一般做好自己,不为任何人所动又亦或是改变。而渐渐的,模糊中她开始变得多愁善感,她的心里有了别人,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顾及着那个人的感觉,她希望他不讨厌她,不讨厌就……

“够了,不要再麻痹自己了!你希望他喜欢你!你总是这样麻痹自己!!”欣白向栎开吐出心声后,栎开狠狠地晃着欣白的肩膀试图把欣白的心抓回来,欣白的眼泪就在眼角却迟迟不敢掉下。或许是因为面子,但或许恐惧反而占了大部分。

她已经失去自己的权利了,她在被牵着鼻子跑却在享受着这样的感觉,被别人控制着的木偶却在思考着自己的动作是否符合木偶师的想法。

“嘘,嘘……”欣白紧张地比着手势。他们在大厅吃着晚餐,尽管大厅喧闹,但欣白总觉得这话说出来怪怪的。她往斯莱特林的餐桌边上眺望,然而他,不在。

一如既往的。

(不行了我不想回忆不开心的事我想写双向暗恋但是楠似乎)
(并不喜欢我)

“荧光闪烁。”

微弱的光芒闪烁在霍格沃茨的城堡外,面对着那条刚来霍格沃茨时,要渡过的那片雾蒙蒙而寒冷的湖。此时是凌晨,或许应该叫清晨,一些跑的快的精精灵穿透了迷雾,呈在城堡上的却不是温暖的橘黄,反而是寒冷的,挣扎着的水光。湖面上隐约有潮湿的风飘来,擦拭了欣白的鬓发却又离开去往某个遥远而不知名的地方,那温柔就仿佛是一种给予,而欣白不愿接受。

“起的这么早?”一阵小声的惊呼从后方传来。“啊?!”欣白吓得手一抖,魔杖不小心脱落掉在地上发出清晰的啪嗒声。“OMG…”习惯性地感叹了一句后欣白捡起魔杖,往前方一照:

“东楠?你又不睡觉?”欣白脚软了两下,各种糟糕的play突然往上涌,各种不好的对话也在脑海里无限徘徊,但那两个角色中,有一个并不是她。

“早上有点冷,你要外套吗?我挺热。”东楠与欣白是同桌,或许东楠说的合情合理,恰好欣白此时并没有穿巫师袍,更何况下半身还是依旧的短裙飘飘。想都不想,欣白毅然决然地说了一句:“不要。”

因为这不是专属于她的特权。

早晨的确是一个适合聊天的时刻。

在一阵短暂的尴尬后欣白开始找话题,他们靠着岸边坐下互相倾诉。

就像东楠过去的暴力史,就像东楠的人生观,就像东楠的一些小问题,就像东楠的小迷妹。不断地欣白抛出问题过去以延长话题,然后东楠再抛回来答案却似乎没有抛问题的想法。

“或许没有人知道这么多的他的事情。至少没有很多的女孩子知道…”欣白想,她一直担心着东楠的心理问题,因为他父母都在魔法部工作且工作繁忙,东楠不得已得,在很小的时候就被丢给了他的麻瓜祖父母。不过令欣白庆幸的是东楠的人际交往能力很好,好得不得了,所以东楠没有什么好担心的。

不过偶然间欣白也会看见东楠发愣,脸上的表情变得僵硬而严肃。此时欣白就会焦急地去问原因,不过东楠向来不会给一个准确的答案。

“有什么事情,一定要说。不能一个人憋着,说出来会感觉好多了。”欣白在话题结束前说了这句话,很正经的话却被一个哈欠打破了气氛。

“嗯,嗯。去休息室吧?”东楠点点头,看见欣白有些困倦后顺其自然地问了一句。

“好吧…那你也早点睡哦。”欣白迷迷糊糊地躺下,草地湿湿软软的触感带来一种莫名的温柔,而这种温柔只有那床才能给。朦胧中欣白睡着了,本来准备躺下放松一下却变成了到底就睡。

某种意义上她是在试探东楠,她一次次地试探东楠,但得到的结果往往出乎她的意料。

她主动提出给他暖手,用自己的手去捂住他的手——他拒绝了,过了几秒后他又补了一句“你傻啊,那样的话你都手也会冷的。”

她也有提出过给他看手相,他的确是接受了,在手相牵的那一时刻,他的脸也红得发烫。不过在以后跟朋友聊起这件事的时候却被浇了冷水:他跟别人说话上道了都会红了耳朵。

他们有时会很默契,对于同一件事物想到一起后会相视一笑,对于某个问题他们愿意一起去解决——

但或许其实只有她想要一起去解决。每每看见东楠跟别的女孩子聊天,心中总有一汪苦水在上下汹涌,然后又在夜晚从眼眶涌出。

睡吧孩子,睡吧,你太累了。

“你活得太累了。”

隐隐约约间欣白听见了一句轻飘飘的晚安,但她知道那不过是耳鸣中的一次美好的幻觉。

早上了吗?

不再有早上了。

-END

(看完银河护卫队的感想)

有时候
“帅”的定义
在中国的电影里就不过是
一个白嫩嫩的小鲜肉壁咚一个水灵灵的小姑娘
然后要不然就是宠溺一笑 要不然就是无意间说些有的没的的中二的话

然而
在银河护卫队中,
勇度不过是用哨和箭杀了几个叛徒,
火箭也不过是引燃了几个炸弹说了些尖酸刻薄的
只是为了保护自己来感受一些爱的话

我 的 少女心
却突然
汹涌


(勇度的哨声是最好听的让我拜倒在你的衣摆下吧prprprpr////)
看到最后的黑屏,一个彩蛋都没放过
www片尾的时候各位的舞蹈居然让我忘掉了刀

完了完了……
这次似乎考砸了……
数学空了二十多分……



如果进得了直升班毕业时我就告诉楠我是他的小迷妹……
认真的……

最后1p兄弟组注意,熊大那么温柔肯定是个gay(???)

想做一个霍格沃茨的手书,童话镇这首歌梗超级多
还可以顺便刀刀校长嘿嘿嘿)

撸撸!!!!!!!!kkk

-Decadence-:

约稿求扩!

扩的都是小天使哇!

最近穷死今天又大出血我还想给BONG塞钱呢!!!!

求扩唔唔唔唔唔唔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