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白语萝卜

欣语/白萝卜/欣白
原创人物大多是同学,是同学,是同学们,不是儿女
几乎没有小孩(划)
冷坑专业户 光速翻墙请慎fo!!
我爱评论评论爱我吗
楠是一座翻不过去的高塔
日常沉迷楠的美貌
试图撩楠,
人生理想 养猫养鸟养只楠

【无题】

-假装自己还没淡圈
-好吧有点半淡惹x
-旧戏混更
-磨皮Gru注意
-幼年时期,如果Gru和Dru童年都是父亲养
-ooc注意 漏气的Gru
-好像全文的重点都在Dru身上???





我看见他在湖边水光的映照下失声痛哭,声音惊动湖里可怜的鱼.水面上泛滥起阵阵涟漪,而他正迷迷糊糊地向着涟漪走去.

可怜的孩子.

=============

这已经是第几回我抓到Dru这样了,他几乎每天都在被父亲责骂.大多数是因为无意间的玩笑,另外的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父亲万分看不起他,而他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掉过一次眼泪.

原来全都流到这里来了.

=============

清晨时总是弥漫着一层薄雾,Dru在那雾里若隐若现,他缓慢但坚定地走向湖中心,蓦然间我仿佛看见那里有道白光闪烁,原先那白光不过是温柔且不引人注目的蓝白光,然后它居然渐渐恶化,扩散成为可怖的惨白,死亡的颜色向着四下扩散.男孩还在继续往前,他仿佛没被吓到.

我为什么不去阻止他?

他快死了,Gru,你唯一的弟弟就快死了.

我脑袋昏昏沉沉,脚似乎被锁进了这潮湿的土壤里.我被卡在了树的背后,禁锢在黑暗中.我仅能看见Dru不断地向着水的中心去,水位越漫越高.从脚踝到腰部,最后连颈部也被吞噬在冰凉的水面之下.寂静中我仿佛听见了Dru的喘息声,他快不行了.

他究竟哪里来的这个勇气?我问自己,但是身子却还是一动不动,迷雾把这一场景渲染的倘若一
场压抑窒息的梦,我身体僵硬且发凉.

我不敢动.我不想靠近那死亡的光,唯一能给我提供保障的却是这个即将死去的老树.

直到听见Dru剧烈的咳嗽,水位竟然满上了他的嘴,他已经回不来了.我脑袋发懵,往后退了几米.

他快死了,可怜虫,你就快失去你唯一的弟弟了.

=============

我往水里猛地一扎,我看见他了,他还在挣扎着往前走.这是他之前从未有过的.不得不说他的确有一个顽强的内心,至少他没被那可怖的白光吓退.

“Dru!!回来!!”我疯狂地向他游去,好在我会游泳.他大概已经碰不到地面了,在他侧脸的那一刹那,我看见他泪如泉涌.

=============

我仍然还有一个弟弟.

他变得比以往更缠我了.说实在的,我无法忘记那可怕的晚上,可怕之一是那Dru看不见的白光,其二是我人生的初吻献给了他.

该死的人工呼吸,下次带个电击枪把他电起来.

评论(2)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