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白语萝卜

欣白=欣语+白萝卜
增名 陆逸临
谢谢接纳我的你!

在霍格沃茨语言不通怎么办(八)

-久违了各位x

-之前说的舞会,迟到了一年(……)

-主要是姜以辰和Lewis,嘿嘿嘿

-其实是翻到了文件赶紧填坑()

-文笔辣鸡,没有文风,ooc注意

-如果↑OK就请↓!食用愉快!





(八)

 

  时间点仍然是2016年的圣诞节。正当欣白和她心心念念的楠神喂养东楠的宠物——一只有些年长的食尸鬼时,霍格沃茨的礼堂里正举办着为未归巫师准备的舞会。

 

  姜以辰在礼堂一旁的餐桌边上坐着,她有些小紧张。她被欣白逼着来参加了这场舞会,甚至还穿上了欣白特地挑选的小裙子——更令人尴尬的是一路上还真有不少人把姜以辰认错了。“天啊欣白白,要是你在的话我就跟你跳舞了……”她往自己的嘴里送去了一块蛋糕,感觉要好多了。喧闹的礼堂与兴高采烈的巫师形成了一道隐形的屏障,那美好的屏障反而把姜以辰给堵在外面——没有提前邀请舞伴啊(邀请的舞伴跟她楠神跑路了啊)。

 

  但好歹也留下了一桌的美食,妈妈说过浪费是一种可耻的行为。

 

  “那么就让我姜以辰来把你们消——”“以辰学姐?你不去跳舞吗?”

 

  尴尬的事情再次发生——正当姜以辰高举着双手如饿虎扑食般地向一盘鸡腿伸出魔爪时——太他妈巧了——Ula出现了——

 

  还有她身边的Lewis。

 

  “啊好巧啊——我——舞伴还没来哈哈哈…”姜以辰装作轻松地将双手往后脑勺轻甩过去,眼睛忍不住望向别处,羞红了的脸上强行挤出了个微笑。

 

  “真的好巧!我哥哥也没有舞伴!”“真,真的吗?等等我不是没有——我是没来——”

 

  Ula朝着姜以辰眨眨眼睛,看向了Lewis。那家伙眼睛直勾勾地盯着桌上的食物,可是并没有看出半点的欲望。或许他只是在想个方法,逃离这个地方,然后再在魁地奇训练场转悠两圈,现在的雪并不大,不影响练习。

 

  “我去找栎开啦,你们两个好好聊——”Ula看了看她哥哥,她哥哥也看看她,眼中一晃而过的懵逼没有逃过Ula的眼睛。“诶Ula你??”望着Ula离去的背影(和Ula袖子里收走的Lewis的鞭子)Lewis感觉自己被冷落了,他再回过神两眼空空地盯着窗外一副想死的样子。

 

  

 

  姜以辰是Lewis的迷妹,大迷妹,迷妹团主席,就差没出本。全霍格沃茨都知道这个事实也没人去阻拦,反而壮大了Lewis的迷妹势力,姜以辰简直是Lewis的活广告。

 

  “要坐下来吗?没关系的,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想我不会给你带来麻烦的!”“那下次麻烦寄情书的时候不要那么突然……好歹也下课同学们都走完了再来嘛。”Lewis用他那好看的绿眼睛看向姜以辰激得獾院的小巫师脸一红。Lewis坐下来拿了盘饼干,自己拿一块后想了想再拿给姜以辰示意一下她。

 

  姜以辰她拿了块饼干。两个人之间没有再多的交谈,主要是因为姜以辰在咆哮——在心里咆哮。

 

  噢我亲爱的欣白:

  晚上好,希望你已经撩到你家的东楠了。

  你绝对想不到,天啊这简直如同做梦,我,正在与Lewis学长排排坐吃果果。他也没有舞伴,不可能!他肯定是把邀请他的女生拒绝了!所以我不能邀请他——我应该怎么办???邀请他跳舞肯定会被拒绝的没准感情分还会掉!

  我想我成为了人生赢家,这简直太刺激了,Lewis现在就坐在我旁边,吃饼干,愣神呢。我要跟他说什么吗?还是继续享受着这样甜(尴)蜜(尬)的时光??

  啊,让我想想,啊,啊。我们万一语言不通怎么办,怎么办。

  让我背一篇校训冷静冷静。

 

  “姜以辰?”Lewis看姜以辰就快熟了表示有些堪忧,甚至还想继续撩撩她。“你还好吧?太闷?出去透透气?”反正我也正好想去魁地奇训练场。

 

  我的天啊——“好,好。”姜以辰她牙齿都在打颤,四肢动作僵硬地就像冬天冻结了的坏了的水管,勉勉强强从座位上站起来后一路尾随着Lewis低调地从窗户里翻了出去。

 

  一直在对面暗中观察的Ula和栎开吸了口茶(烟),啊,年轻真好,可以享受恋爱带来的痛苦啊。

 

  噢我亲爱的欣白白,你能想象吗,在你和你楠神独处的时候。

  我的美梦几乎要成真了。

 

  那是来自正在高空翱翔的姜以辰,晚上7:50,她与Lewis在魁地奇训练场上high。

 

  姜以辰她感到一阵清爽。正值圣诞夜,霍格沃茨的礼堂里虽然温暖热闹但是对于思家的孩子来说却有些哀伤,又或者对于怕麻烦的人来讲过于麻烦。Lewis正好为后者,而姜以辰为两者之间——男神和家人间总要有个决定。

 

  她借着月光看见不远处的Lewis,偷偷地注视着他。Lewis在高空中明显与平常不同,现在的他眼睛里不全是嫌弃与冷漠,更多的反而是向往与渴望——这片场地仿佛一片净土,Lewis在这里找到了自由与自身的定义。

 

  他几乎快忘掉了还有个来自赫奇帕奇的小姑娘在跟着他,又或者是现在是禁止训练的时间——毕竟校长关于这方面管得不算很严。他抬起头望见了那云里雾里的月,苍凉而淡雅驱使着Lewis奔向她,找寻她,来给自己的灵魂带来——

 

  “Lewis!!”姜以辰看见Lewis眼睛放光却失神,那个热爱飞行的男生笔直地冲向了月亮!“Lewis!!回来啊!很危险的!!!”

 

  “啊?”Lewis已经飞得很高了。高过霍格沃茨的塔楼,高过远处的青山,高过了一切他所能目及的东西除了——那月亮。而稀薄的空气带来的却是一阵头晕恶心,耳鸣。四肢突然软了软,右手上的伤甚至有些隐隐作痛。

 

  用不上力。

 

 

  坠落感在瞬间贯穿全身。完了,这次玩大发了。Lewis闭上眼睛望着那月亮离自己越来越远,扫把擦着手指尖坠落下去——我在干什么?我还不想就这样完了啊!!

 

  “哇姜以辰!过来帮我一下啊!!”突然想起了那位赫奇帕奇的学妹,算了管她呢只要能救命就好了啊!!!虽然会被某种羞耻的方法接住但是能救命就好了啊!!“等等等等不要公主抱不要——”一回头看见姜以辰满脸激动地伸出双手Lewis还是妥协了。

 

  公主抱?不如狗带。

 

  “Lewis学长你——”姜以辰惊恐地看着Lewis一侧身巧妙地躲过了来自自己的爱意还冲着地面上去了,“学长你冷静点啊!!”她开始着急了,身体紧贴着扫把柄向下俯冲——

 

  完了完了,这次玩大发了。当Lewis即将与地面嘴对嘴时,自己的脖子被勒了一下。噢围巾,姜以辰好姑娘,好孩子。这个姿势比刚刚的公主抱好了上千倍。

 

  “学长你,还好吧……?”“好得不得了,如果你再不松手我或许就是另一种死法了。”Lewis转过头,让身体先轻轻触地。雪很厚,刺骨的凉使得Lewis受到擦伤带来的疼痛得以减缓。他的确谢谢姜以辰,不过不知怎么的他没有说出来。

 

 “啊抱歉!”看见Lewis成功着陆后姜以辰急忙松手,她从扫把上急忙下来想检查一下Lewis的伤势,不过还没行动就被Lewis拒绝了。他还是不习惯跟别人亲密接触,下意识的闪躲有点伤姜以辰的心,Lewis也意识到了。

 

  “……”

 

  姜以辰摘下发卡又重新别上去来缓解突如其来的尴尬气场,一阵寂静。月亮升起,越过山头,Lewis背着月光,将表情埋没在深色的黑影里。

 

  然后他抬起了手臂。

 

  “我跳舞并不算很好。”他开口,偏偏脑袋示意姜以辰。

 

  “但跟你水平应该差不多。”

 

——草坪上的双人舞.


评论 ( 2 )
热度 ( 2 )

© 欣白语萝卜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