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白语萝卜

欣语/白萝卜/欣白
原创人物大多是同学,是同学,是同学们,不是儿女
几乎没有小孩(划)
冷坑专业户 光速翻墙请慎fo!!
我爱评论评论爱我吗
楠是一座翻不过去的高塔
日常沉迷楠的美貌
试图撩楠,
人生理想 养猫养鸟养只楠

很迷的 数学课上想到的无限靠近


哇靠好虐的梗

【黑白黑】占.1

-Dru→Gru Gru→←Lucy
-校园梗 Dru老师 Gru Lucy学生
-这又是师生又是校园青春???
-文风没有,文笔辣鸡
-希望我不会坑了它(…
-ooc有
-如果↑OK就请↓!



作为一个高校的老师,Dru实在是过于显眼.

从未将自己封闭在什么所谓的教师皮囊里,一直在填补师生之间的沟壑,甚至行为举止都散发着一股小孩子的幼稚气.

不过他,说实在的,真的是个英俊的好人.虽说幼年失去母亲,虽说自己唯一的亲人竟然是个臭名昭著的神偷,他特有的交往技能却一直都在吸引无数人靠近,甚至让他名声逐渐转好.

然而自己却未能继承父亲的半点偷窃技巧,又或者是超强的头脑,不过是靠着自己强大的社交能力让自己终究立了足.

他没有谁是无法交往的.

=============

他没有谁是无法交往的?

这届学生比较难带.至少其中之一比较难带,一个与他尤其相像的黑发男孩在第一天就吸引了他的注意力,不幸的是他并没有在这个男孩心里分得半块领地.然而这却也恰好成为了他吸引Dru的原因之一.

对方过于冷淡的态度让Dru每次都是热脸贴上冷屁股,有意的挑逗都无意地被顶了回去,甚至还时不时地夹杂些刺耳的嘲讽.那段时间所有人都注意得到Dru,一位人见人爱的金发碧眼帅哥,一位著名高校老师,为了一个黑发怪孩子付出了多少的努力.

上课的互动,下课的关心,Dru甚至下课都开始在教室逗留,以各种各样的理由.不过大家都看得见老师眼里火辣辣的期望直投向Gru.

=============

“Gru你是不是又做错事了?不对,我明明一直在教室里…冷冻枪都忍住没带到学校来了.难道Dru发现我跟隔壁班的…不可能,难道是因为我的成绩?不Gru,冷静点,Dru他没有一直盯着你…好的,抬头看看吧,该死,快低头,这个金发白痴上课都不好好上课…你马上要回答他那些蠢极了的问题了.”

=============

一个学期过去了.雪花下了又融化在泥土里散发出潮湿的气息,一阵阵的寒意刺痛着Dru的心.远方的教堂传来了圣洁的唱诗声,那声音在苍白的灰蓝天空中染上了死亡的色调.发出一声闷响,坠落了下来.Dru放眼往去,昨天,视野的尽头还是一片绿油油的田野,新抽出的嫩芽在微风中轻颤.

如今那美景被雾气遮掩,被白雪埋葬.

=============

Gru在准备期末考试,他自觉无法通过,因为他心里总是有些别的杂念.

就像是隔壁班的那个戴着粉点围巾的姑娘,时不时放学回家的时候会在门口碰见然后相视一笑的那个姑娘,从不嫌弃他的“Gru病”的姑娘Lucy,他过于想与那个优秀地过分了的女孩交谈,不过对方似乎一直都处于忙碌的状态难以与Gru搭话,大多数时候Lucy和Gru只能聊上一两分钟,然后小女孩就被气急败坏的老师喊走.

她回头看他,他冲她招手.

=============

“I want to be yours.”

=============

“Gru,Gru,小家伙,我好无聊,你陪我玩下呗——”

“走开Dru,烦死了.”

不知什么时候Gru已经习惯于直呼Dru的名称,好在对方很享受这样的称呼,他觉得这是关系的一个迈进.Dru也孜孜不倦地来找Gru玩,从不放弃.他无比觊觎着Gru冲他露出笑容的那一天,甚至做梦都常做.

“你知道你期末就快挂了吗?”Dru见Gru不肯理自己就跳过了他的心情,他趴在Gru的桌子上挡住了对方一直在假装写着的复习资料.

“你——”

Gru恼怒地抓住对方柔软的金发试图把他扯起来,意外的是Dru意外地配合.他微微抬起头与Gru对视.

一瞬间的眼神接触让他们看清了彼此脑海的深处.

=============

悲惨补课生涯的开始始于老师对一个学生的好奇.Gru到现在都搞不清自己究竟是怎么把一个万众男神搞到手的,自己甚至想都不想搞他,Dru竟然就这样强行靠近他.

不过也有部分幸运,Dru也顺带教Lucy所在的班级,更巧的是Lucy也很乐意去补课.Gru得知消息后在家里欢呼雀跃了一阵子便开始准备他晚上的加课.他收拾书包时哼着小曲,甚至还抱着他的变异狗亲了又亲,最后踩在软绵绵的雪花上离开.

他和Lucy成了同班同学,因为来找Dru补课的人过多,导致Dru向校方申请了一个班级.好家伙,现在这些学生属于两个班级.Lucy见到Gru的时候简直激动地想要上前狠狠拥抱他,但是因为矜持就只能压低嗓音来跟Gru搭话调侃,不过Gru知道对方的用意,因为他亦是如此.

=============

补课,补什么辣鸡课,我挂不挂科关你什么事,还不把我跟Lucy调成同桌是吗,信不信我剃光你头发...

=============

-TBC

【无题】

-假装自己还没淡圈
-好吧有点半淡惹x
-旧戏混更
-磨皮Gru注意
-幼年时期,如果Gru和Dru童年都是父亲养
-ooc注意 漏气的Gru
-好像全文的重点都在Dru身上???





我看见他在湖边水光的映照下失声痛哭,声音惊动湖里可怜的鱼.水面上泛滥起阵阵涟漪,而他正迷迷糊糊地向着涟漪走去.

可怜的孩子.

=============

这已经是第几回我抓到Dru这样了,他几乎每天都在被父亲责骂.大多数是因为无意间的玩笑,另外的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父亲万分看不起他,而他从来没有在我们面前掉过一次眼泪.

原来全都流到这里来了.

=============

清晨时总是弥漫着一层薄雾,Dru在那雾里若隐若现,他缓慢但坚定地走向湖中心,蓦然间我仿佛看见那里有道白光闪烁,原先那白光不过是温柔且不引人注目的蓝白光,然后它居然渐渐恶化,扩散成为可怖的惨白,死亡的颜色向着四下扩散.男孩还在继续往前,他仿佛没被吓到.

我为什么不去阻止他?

他快死了,Gru,你唯一的弟弟就快死了.

我脑袋昏昏沉沉,脚似乎被锁进了这潮湿的土壤里.我被卡在了树的背后,禁锢在黑暗中.我仅能看见Dru不断地向着水的中心去,水位越漫越高.从脚踝到腰部,最后连颈部也被吞噬在冰凉的水面之下.寂静中我仿佛听见了Dru的喘息声,他快不行了.

他究竟哪里来的这个勇气?我问自己,但是身子却还是一动不动,迷雾把这一场景渲染的倘若一
场压抑窒息的梦,我身体僵硬且发凉.

我不敢动.我不想靠近那死亡的光,唯一能给我提供保障的却是这个即将死去的老树.

直到听见Dru剧烈的咳嗽,水位竟然满上了他的嘴,他已经回不来了.我脑袋发懵,往后退了几米.

他快死了,可怜虫,你就快失去你唯一的弟弟了.

=============

我往水里猛地一扎,我看见他了,他还在挣扎着往前走.这是他之前从未有过的.不得不说他的确有一个顽强的内心,至少他没被那可怖的白光吓退.

“Dru!!回来!!”我疯狂地向他游去,好在我会游泳.他大概已经碰不到地面了,在他侧脸的那一刹那,我看见他泪如泉涌.

=============

我仍然还有一个弟弟.

他变得比以往更缠我了.说实在的,我无法忘记那可怕的晚上,可怕之一是那Dru看不见的白光,其二是我人生的初吻献给了他.

该死的人工呼吸,下次带个电击枪把他电起来.

剩下的 其中9p都是HP的pa...)

对了,感觉他们在HP里面是"爱豆的爱豆不是我的爱豆"的情况,Dru是全民男神和Gru只有小黄人,Dru又放下学院间的隔阂去找Gru而Gru又花样嫌弃Dru的感觉 虽然是两兄弟)感情会日益好转的嘛

强行凑十图,前面7p是 头像?双休日只能摸鱼和日作业

【无题】

-Gru磨皮注意
-是名朋的戏)悄悄看看有没有人认识我…x
-海盗paro Gru没媳妇和女儿
-ooc注意 漏气的Gru
-黑白注意







他在冲我笑.该死的,都到这个时候了.

绞刑架上站立着的太阳即将落山.

=============

Dru他实际上万分软弱,他的金发也完美地体现出了他内在的柔软.然而现在才抓到实在是不可思议,没人可以想象他调教出来的海盗究竟是多么好战且善战,而Dru他又是一个多么好心肠的海盗导致所有上过他船的人基本上都可以胖个几斤再回来,甚至有些根本不想回来.

不过Dru永远都是婉言拒绝,这些人被带上来不过是充当人质.以人质换回被政府抓走的弟兄们,这居然是个很划算,平等的交易.

不过时代终究在变化.

=============

在我上任海军的那段时间,社会动荡不安.不知道是哪个酒鬼狂言Dru船长对人质,甚至水手做过不当的事情,导致Dru的地位与别的海盗齐平.通缉单上再次出现了他的名字与不低的赏金.

Dru的名声大跌.

这就是为什么绞刑架上会出现他的原因.

=============

是我捉拿他的.我带了大半船没什么用的贪生怕死的海军,他们过去听闻过Dru的船与他的水手,于是宁肯在船上找到各种各样的小事来摆脱与海盗战斗的责任.

只有一些年轻的小伙子跟着我上了Dru的船.出乎意料的,他们见只有这么一个光头佬和几个乳臭未干的小家伙后便轻笑着收起了刀.更有甚者将他们的火药枪扔到了我的脚底,该死,太侮辱人了.

“喂,你们这是什么意思,瞧不起人?”我拔剑,不耐烦地训斥着他们.抬起眼睛后大概估计了一下胜算,于是准备向最边上可怜兮兮但是笑得最狂妄的那个刺过去.

“等等,有谁上了我的船?”

=============

Dru从海盗群中挤了出来.在这群打扮穿着毫无约束的男人中他着实令人神往,我居然还被这样守规矩的海盗给吓住了,他的确好看,甚至有些不可思议的……与我相像?

“Wow,海军先生,们,快快快,准备酒宴迎接贵客啦,还愣着干什么!”

=============

酒宴上他无时不刻不在说话,不得不说,他的谈吐的确优雅且风趣,只有时不时的一阵海浪拍来导致船的颠簸提醒我,这是在海上,这是在海上的一条海盗船上.

他不断地提及我,却从来没有问过我的姓名.一直称呼我为海军先生,没有恶意,反而带有半点亲昵.

我拒绝了他所有的示好,拥抱和黄段子都被抵制在外,可我却永远无法抵抗他储存多年的朗姆酒.

我醉了,他们都醉了.在一条海盗船上畅饮.我亲眼看见我的船被他们惊慌地开走,他们大概是以为我们已经被灭掉了.

我们被灭在了餐桌上,我们都灭在了餐桌上,醉死.

=============

再夜.

我和Dru做了些不得了的事情,就是因为这件事我才会想要把他抓回去.他把我引到了他的房间,

然后在我的身下叫出了我的名字.

=============

鬼知道他调查我多久了.我第二天醒来后只觉得腰酸,他反而在床上睡到打鼾.

把他抓回去,这是我当时唯一的念头.

=============

他的脖子上套上了绳,但他的笑意未曾减半.

日暮.

==============

看见他脚底的木板打开后我的心居然一紧.海盗原先的笑脸变得痛苦,眼角开始发红.

我把腰间的刀拔出,飞了出去.

指向连着Dru脖子上的绳.

=============

“我就知道你会来啦。”

“闭嘴。”

=============

我的确把他抓了回来,做弟弟.

他苦苦哀求让我多带几瓶酒,我想我死都不会再沾那玩意了.

ooc注意!!!!!!!ooc注意!!!!!!!!!ooc万分注意!!!!!!!!!!女装注意!!!!!!!!!!只有最后1p是裤子!!!!!!!!!


是魔法少女G&D(……

如果Dru是属于看什么想学什么的属性的话就很难带了不过他不是


其实5 6p是双马尾


最后1p上了他!!!!!!!上!!!!!!!!!


看看我这次会被打死到哪种程度呢

另外 是楚爸爸的恶人au!!反正是画不出他们的帅

p2做了修改  以及dru的发色真的好难找哇…灰色调的金色帅炸但是调不粗…

部分鱼(

p1~p3hp的au,旁边的对话有惊喜(??? 感觉dru和edith同龄的话应该是要好的朋友吧嗯……)

p5一直想玩的幽闭恐惧症,DM1时gru有说出来!!

最后1p手推车注意

不屯了不屯了,屯着也不能吃x
忍不住画了猫耳,虽然dru天使更属于犬类的??????
可是我喜欢猫 喵喵喵???????
r写得好像心心啊,给你我的小心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