欣白语萝卜

【碎碎念】

-我突然觉得我的人生太戏剧化了,或许我的确应该把它记录下来,可是我不愿意接受情节的低谷。


-我不想把这部电影拍完。

 然而我却忍不住把情节带向低谷,把痛楚领向自己,我

 得受着,才能知道结果

 我想快进,迅速了却这部跌宕起伏的电影,

 但是结果不能以自己的冲动了结。


-可能会继续写下去,突然文力爆棚

 心绞痛,




欣白没考上一班,反而待在了隔壁二班。距离她的楠神又远了一大截,24点和21点见的差距不是三点,是三百个人,是一条没有鹊桥的银河,是没有彼岸的思念海。


楠还没回来。东楠回去了,因为假期。不过猝不及防的补课会硬生生地把他拽回来,不过,已经第三天了。

还是了无音讯。


东楠分到了五班,女生众多的文科班。因为东楠这次的物理挂了,所以被那老师挑了去。以前东楠有开过玩笑说去读文科,因为女生多。那只是玩笑,欣白知道。


如果不是玩笑的话,或许欣白就已经从了她的父母,老师,大舅妈大姨夫各种各样人的介意,去读文科。


“不,我要读理科,这是我的选择。我喜欢理科。”我喜欢理科里的一个学生。


她的母亲再三劝阻,不过欣白保持着她原先的态度。她知道理科是艰难的,她知道读理科需要一个活动着的大脑,她知道她读理科会是一道巨大的槛,可是她,答应了东楠,读理科。


“那你读理科要加油啊,要非常努力……”


母亲是第几千趟说这个了。欣白感到恶心,她内心的确有动摇,不过她知道,她要等。


要等。


她觉得希望渺茫,的确。她有一个朋友也被无意中分到了五班,不过她后来转班转成了,去了三班。那个小姑娘与东楠的成绩相似,都是21点左右,东楠,或许更可能去三班,跟小捷在一起继续共度三年时光。


都只是猜测,女性的直觉告诉欣白。猜测的东西都不可信,哪怕你有了所有的理由,你说没有什么理由让东楠来二班,但是,


在他回来前,一切都是未知数。欣白就是这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人,她看见了那堵墙,不过她一定要上去摸摸。


那绞绳虽然已经套在了她的脖子上,不过尚未吊起。她仍有一线生机。


要等。

评论

热度(1)